考研心得

首页  >  考研心得

考研故事:跨过求学和人生的“门槛”

发布时间:2012-7-24 15:55:00 来源:
分享到:

转播到腾讯微博
马臻

马臻

作者简介:马臻,曾为美国加州大学河边分校博士生、美国橡树岭国家实验室博士后,现为复旦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副研究员。

在求学的道路上,在日常生活中,我们常常会遇到一个又一个的困难。有时候我们绝望了,感到自己怎么也跨不过这道门槛。比如,考研(微博)考了几次都没考上,做实验久攻不克,找不到女朋友,简历投了很多都不中,这些情况很容易使人气馁。我的亲身经历表明,尽自己全力做好自己能做的,并适当调整方向,保持一种随缘的平常心,随着时间的推移,问题总会迎刃而解。正可谓“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”。希望下面我讲述自己不同阶段的故事,能够给大家提供借鉴、带来信心。

说来不怕大家笑话,我是从一所普通中学考进复旦的。进大学后,由于没有及时进行规划,大一、大二一直处于懵懂状态。我常在图书馆里读一些和专业无关的文科书报,等快到最后期限才拿出化学专业书来复习。大三时在老师的鼓励下,我加入了实质为“直升研究生预备班”的理科基地班。大四时系里有若干直升研究生的名额,要求所有课程平均绩点3.0、专业课绩点3.3。但是我所有课程绩点3.3,专业课绩点才2.9,于是就认为自己没希望了。直升名单公布前,一会有小道消息说我被安排到一位老教授组里,一会又有消息说我没有被录取,是因为专业课绩点没达标。我拖着沉重的脚步漫步在校园里,心想:这下可怎么办?毕业后找什么工作?生日那天,我走到校门口,正好看到张榜公布直升名单。我怀着紧张的心情从上往下看,惊喜地发现自己榜上有名。庆幸之余,我有了些许感想:一是幸好加入了理科基地班,因此享受了政策优惠;二是提前进实验室和导师挂钩,这样能互相了解,导师也愿意推荐;三是别把在重点大学读研看作是遥不可及的,你怕不被录取,可是一些冷门专业还怕招不到学生呢。

踏上了免试直升的最后一班列车,我的求学之路被改变了。知道我确定直升后,隔壁财经大学一个女生在小河边和我牵手了。我当时的心情可以用“春风得意”来形容。我踌躇满志地设计了一条出国读研的路线。白天,我在实验室一边做实验一边看GRE书准备出国读研,可是冲突很大:要是停做实验到教室专心复习GRE,就怕导师说我;而专心做实验,又很难把GRE看进去。结果复习了快一年,女友在屡次提出分手后投入了别人的怀抱,我的情绪低落到了极点,GRE也考砸了,才得了1950分(当时满分2400分)。听说至少要考2100分才能被美国大学录取,我陷入了困境:要是重考,还得再复习,而我看到那些单词和题目都觉得厌倦了,重考也不一定能考出好成绩。于是我死马当活马医地申请了20多个学校,竟然得到美国密歇根大学的面试机会。我星夜乘火车进京面试,却由于准备不充分被婉拒了。我很沮丧,到北大门口的网吧上网,意外地收到了美国加州大学河边分校的offer。而我师兄GRE考2300分,也申请了加州大学河边分校,却被拒了。看来,每个学校的审美标准是不一样的,情人眼里出西施嘛,再强的人也不是百发百中的,不那么牛气的学校一看他的材料就知道他不会去的,所以也不必麻烦了。更何况,牛人即使拿到十个offer,也只能去一个。因此,像我们这样的学生还是有希望的。

出国读研后,一开始我觉得非常苦闷。生活单调,前途不明朗,周围同学又少,谈得拢的几乎没有。曾对一女生有好感,她也给了我一些幻觉,可是正当我被调动起来时,却被告知她已名花有主。我在夜色中痛楚地说:“老天,你为什么对我这么苦?我只要过了这一关就没有遗憾了。”正在我彻底绝望时,收到一位高中校友的信,说他们实验室有个师姐拿到了我们大学的录取通知书,有事想问我,并且写到:“是不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”。读到这句话,我有种心门被轻轻撞击的感觉。那位师姐和我E-mail一来一往,从谈论录取通知书上看不懂的东西转移到我们城市的气候、购物、房租等,后来又聊到了生活感受、学习情况等。随着E-mail次数的增加,我的心情越来越好,别人说我像变了一个人似的。我有种奇妙的感觉:有时侯觉得快成了,第二天又产生了疑惑,然后又不断得到好的感觉和疑惑的感觉,这种震荡的感觉是美好的青春感觉。后来听中学好友说师姐用MSN的,于是我也装了从来也没用过的MSN。联络的时候,我能想象到在地球的另外一端,她在电脑前面的情景。聊着聊着,两颗心靠得更近了……

在异国他乡找到女友后,我安心地学习,科研也走上了正轨。后来,我的博导被一个顶级刊物邀请写一篇关于表面化学的长篇综述,他转而把这个不容错过的机会和艰巨的任务交给了我,说这么做是想把我培养成为教授。可是,当时我对表面化学知道的不多,我就像《天龙八部》里的段誉,得到武术秘籍,却要在短期内学会神功。在搜索并打印大量文献后,我开始看老板和相关领域“关键作者”的论文。老板的文章非常难懂,一篇文章要读三四遍才能读懂;但是随着时间地推移,我开始领悟。读过老板的GRE文字,再去读其他作者的TOEFL文字,就如履平地了。暑假里,女友去外地做实验了,我就白天睡觉,晚上读文献。晚上夜深人静,实验室就我一个人,路上也静悄悄的。饿了,就开车出去买汉堡。一个晚上我能学到很多东西,这种独自寻得一份清静的田园般生活是我梦寐以求的。但是幸福的日子并不长久,老板说我没给他实验数据,他说他只是让我一边做实验一边写文章,如果我做不到,就不要再写文章了。我迫于压力而停写文章,恼怒地想,前面花的几个月都浪费了!不知道这场戏如何收场?僵持了几个月后,意外地出现了转机:我们化学系搬到新化学楼,但搬进去后,做实验的水管、气体管道等都没有装好,无法做实验,老板也没办法催数据了。老板退缩了,说杂志编辑又催他交稿了,他正忙着其他事情无法写综述,希望我自己看着办。我就利用整个楼面瘫痪的三、四个月,一边修仪器、一边写综述,终于走出了困境。

后来做博士后时也遇到一些门槛,比如和别人开展科研合作,但是我提供实验数据后,合作方迟迟没能把文章整出来,但最大的困境是找工作。我的职业理想是当老师,申请美国教职是有季节性的,每年秋天开始。我投出50份简历,得到一个电话面试和一个正式面试。面试完,我在旅馆里兴奋地打电话给妻子:“这下一炮打响!把楼都给炸飞了!一定成了!”我们开始盘算着在当地买房子。正当我们做着美梦时,对方系主任写信说我的表现非常好,只是offer给了别人。我懊恼地想:教训啊!Don’t count your chickens before they are hatched!在沮丧了一阵后,我又振作起来,参加了一个学术会议。听完我的报告,一个美国系主任请我申请助理教授,很快就能上岗。我有点心动,妻子却急了:“如果你去那样的普通大学,你在网上的粉丝全都会跑光了!”于是我决定再等下一轮申请。谁知道,当我沉潜大半年、积累了雄厚的实力后再次“海投”简历时,经济危机爆发了!美国的银行和大公司纷纷倒闭,连警察局都快关门了,很多大学的招聘广告都撤回了。我的申请材料如石沉大海、杳无音信,而博士后合同眼看快要到期了。正在我感叹命运弄人时,中国北方一所“985工程”大学系主任向我伸出了“橄榄枝”,想引进我为学科带头人。我有点心动,时常浏览那所大学主页,想象一下如果我去的话,会是什么样子。可是妻子说坚决不去,这使我非常困惑。正当我们争论不休时,母校的老师热情推荐我回母校任教。经过申请和审批,我踏上了新的职业轨道。

以上几件和保研、出国、恋爱、求学、职业发展相关的事情告诉我们,不要害怕在前进道路上遇到的困难。脚踏实地、全力以赴、咬紧牙关,都是跨过门槛的重要保障。缘分和心态也很重要,其实任何事情都会有一个说法,这就好比一块石头从山顶滚下来,总会掉到一个地方停下来一样。长江的水在奔流着,有的水最后流向大海,有的水流到了长江的支流,有的水最后到了稻田,还有的水最后成了瓶装水。正如英语(论坛)成语所说,Every bullet has its billet,即每颗子弹都会有自己的归宿。如果我们能以从容淡定的心态看问题,“随缘处境,以心转境”,那么生活就会容易得多了。